热门新闻 News

首页 > 易发官网 > 正文

大政府遇上社运小辣椒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6-4-29 9:05:13  浏览量:9

最近社运界对新内阁成员的接连批判,让人心生感慨,不过也并不意外。过去8年社运团体与民进党基于共同的反国民党目标而相互扶持,现今民进党当了执政党,国民党那些执政包袱也同样要由民进党概括承受,双方分道扬镳几乎是必然结局。现在的问题不是政党立场的问题,而是台湾政经社会结构的根本问题。

台湾早已实现民主巩固,现在的问题是治理层面,因为政府的治理结构与内在逻辑仍未跳脱过去发展主义的路径,仍然是以大政府的形式巨细靡遗地管理着经济社会发展的方方面面。很多人批评台湾社会民粹主义盛行,特别是立法院的乱象,导致政府官员疲于奔命,因而无法将精力放在提升施政绩效上,而许多政策也因为在野党的恶意杯葛而政不出立院问题是大政府的逻辑在当下台湾是否还适当?

蓬勃发展的公民社会一直是台湾民主化运动的主要动力,也是台湾民主巩固的基石,分布在社会各个角落的公民团体是台湾社会旺盛活力的绝佳写照,政府应该放权给他们,让他们通过自治来解决自己面临的种种问题。事实上,西方许多国家早已实现小政府的治理范式移转,这一方面表现为中央权力向地方的充分下放,另一方面也表现为政府组织形式的扁平化和问题导向,而对公共服务的供给,则通过民营化等形式让企业和公民团体接手。

台湾的公共行政学界也深受此种新公共管理运动的影响,而且政府也引入了许多相关做法,例如许多公共建设的BOT就是典型表现,但也仅止于此,现今政府还是没有实现政府职能的根本转变,相应地,绝对的权力当然就要负绝对的责任。

公民团体虽然有旺盛的活力,但他们的职能大多停留在监督,甚至可以说他们的舞台就站在政府的对立面,其结果必然是与政府对撞,进而形成拉扯效应,原本应该成为社会发展泉源的公民团体,甚至变成政府有效施政的最大障碍,进而导致社会停摆。

究其原因,当然是政府垄断了社会发展的动力机制,所以阻挠了政府施政。如果政府能够充分放权,尊重公民社会的议题设定权乃至主导权,让公民社会以主体的身分掌控社会发展的诸多面向,那么双方也就不会出现如此之多的矛盾。相反,政府也可以从众多利益纠纷与意识型态对立中抽离出来,扮演秩序的维护者和社会治理的最终守护者角色。

公民社会自身也应反省,除了一味抵制和反抗以外,也应该努力提升自治能力,并通过团体之间的合作与串连,在政府之外创造社会发展的广阔空间,从而让政府不得不选择放权。但无论如何,斗争都不应该成为目的和唯一职能,现今这种联合次要敌人打击主要敌人,然后不断更换敌人的抗争模式,也终究不可持续下去,而充当政党侧翼然后被用后即弃的宿命也必须彻底摆脱。(作者为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博士生)

本文固定链接:http://www.hscch.com/ij/2016/078536047030.html